咸阳经济律师
热线电话:15015575340

您的位置> 咸阳经济律师 > 债务追讨 > 合伙协议纠纷?民间借贷关系!

合伙协议纠纷?民间借贷关系!

来源:咸阳经济律师浏览:时间::03-25 17:30

合伙协议纠纷?民间借贷关系!

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员:
       
广东的信律师事务所接受原告刘某的委托,指派本律师担任该本案的诉讼代理人,现根据本案材料及通过法庭调查,现依法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关于《工程意向书》与收据的关系问题。
       
在庭审过程中,对于《工程意向书》和被告所写的收据,被告辩称,一是《工程意向书》与被告所写的五份收据是独立,没有关联性。其依据是《意向书》签订的时间在收据的时间之后。二是《意向书》虽签订但并未履行。依据是《意向书》中存在如乙方能投入如乙方能保证等字眼。这完全是被告的狡辩。事实应该是:收据只是原告按照双方的口头约定,向被告支付投入款,被告向原告出具的支付凭证;而《意向书》则是原被告双方在原告支付投入款后最终达成的书面协议。
       
从收据的出具时间和《意向书》签订的时间来看,五张投入款收据中,第一次时间为2006323日,最后一份收据出具的时间为2006425日,而《意向书》的签订时间则是2006427日,与最后一次收据出具时间仅有两天之隔,从第一次支付投入款到双方达成最终协议,在时间上是极为吻合的。
       
从收据的总金额和《意向书》约定的金额来看,都是50万元,金额上两者也是相吻合的。
从收据和《意向书》约定工程对象来看,两者约定投入款的承包对象都是江门市滨江大道。虽然收据中表述为江门市新会棠下滨江大道工地”,而《意向书》中表述为江门市滨江大道一段标,但我们知道,江门市只有一条滨江大道,而且结合上述的时间、金额等来看,两者所指就是同一工程。《意向书》是原被告双方对滨江大道填土工程相关事宜达成的最终协议
       
另外,被告仅凭《意向书》中存在”“等字眼而辩称《意向书》尚未履行完全是歪曲事实。鉴于原被告双方法律素质都不高,在签订《意向书》时并未对遣词造句进行字字推敲,即使在书面用语时出现个别瑕疵,也不能仅凭此就做出认定,而应结合上述等因素进行准确认定。
       二、本案不符合个人合伙的法律构成要件,虽名为合伙,但实应为民间借贷
       
本案的关键在于案由也即法律关系的确定。庭审中,被告主张本案应为合伙纠纷,其主张的依据是:原被告签订的《合作填土工程意向书》中,含有合作字眼,以及被告所写的收据中约定所得利润各占50%”。被告因此认为本案为合伙纠纷。但代理人为,法律关系的认定不能光靠字面上的表述,而抛开法律关系的构成要件进行机械认定。
       
本案是否为合伙纠纷,要看是否符合个人合伙的法律构成要件。
       
本案不符合个人合伙的法律特征。
     
《民法通则》第31条规定:两个以上的公民按照协议,各自提供资金、实物 技术等,合伙经营、共同劳动的称为个人合伙。因此,构成个人合伙必须符合以下几个条件:主体为自然人、签订合伙协议、共同出资、共同经营、共负盈亏。
       
第一,双方签订的《意向书》并未对出资数额、盈余分配、债务承担、入伙、退伙、合伙终止等事项进行约定。无论是《工程意向书》还是被告出具的收据,都只是针对投入和利润进行了约定,并未对其余事项进行约定。
       
第二,原告从未参与工程的管理,对投入的款项也无从控制。《意向书》中第一条约定,原告不参与滨江大道的填土管理事务。而实际上,原告在整个工程的经营过程中,也并未实际参与管理,甚至在被告被刑事拘留后直至工程被清场,原告也没有参与工程的任何管理事务。试想一下,如果原被告之间是个人合伙关系,在风险共担的机制下,被告被刑事拘留后,工程明显会亏损的情况下,原告有可能如此淡定而对工程丝毫不过问吗?
       
第三,本案不符合个人合伙中最核心的特征---共负盈亏,风险共担。《工程意向书》中,被告向原告保证:五个月之内有100%的利润保证顺利收回工程款保证利润基数发现亏损的环节必须立即终止施工。由此可看出,原告只是收取固定的利润,而完全不承担风险的。
       
第四,即使退一步来说,单单从被告所写的收据来看,也仍然构不成个人合伙的关系。在收据中仅仅是约定了两点:收到投入款、利润分成。约定了利润分成,并不等于约定了风险承担,也并不等于参与了共同经营,也不等于签订了合伙协议,更不等于因此就认定双方为个人合伙关系。被告显然是犯了以偏概全、断章取义的错误。
       
综上所述,原被告之间没有签订合伙协议、被告为参与共同经营管理、不承担工程的任何风险,只收取固定利润,很显然,完全不符合个人合伙的构成要件,属于名为合伙实为民间借贷。
       三、被告20072011年的还款行为,更是进一步证明了被告承认、认可原被告之间是属于民间借贷关系。
被告在承包填土工程过程,因涉嫌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罪被刑事拘留,导致工程未能继续经营下去而被清场。后被告于2007年至2008年期间分四次向原告偿还本金30万元,于2011726日支付部分利息款6万元。原告向被告出具了收据。被告对还款和支付利息的事实也是当庭表示承认的。
       
试想一下,如果真的像被告所辩称的双方是个人合伙关系,那么,在工程完全亏损的情况下,被告完全没有必要向原告偿还投资款(50万不是一个小数目)!更加没有支付利息的可能,即是合伙,何来利息?!更不可能归结于像被告代理人辩称的:有担当。这不符合情理,50万,不是一个小数目,这岂是一句有担当就能解释的数目?!所以,事实只  有一个:原被告之间虽名为合伙,但实为民间借贷。这种情况在现实经济生活中是普遍存在的。
       四、关于利息的问题。
       
在确定本案为民间借贷纠纷之后,原告要求被告按同期人民银行贷款利率的4倍来计付利息的诉讼请求也应得到支持。被告在《意向书》中向原告保证“100%的利润应当视为被告承诺支付给原告的固定利息。但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六条规定:民间借贷的利率可以适当高于银行的利率,各地人民法院可根据本地区的实际情况具体掌握,但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包含利率本数)。超出此限度的,超出部分的利息不予保护。因此,要求被告按人民银行贷款利率的4倍计付利息是有法律依据的。
综上所述,本案事实清楚,法律责任明确,希望法院依法作出公正的判决。

       
以上意见,望法庭充分考虑并采纳。谢谢!

 

广东的信律师事务所
律师:严达兴

 


cache
Processed in 0.008451 Second.